<samp id="fhypr"><output id="fhypr"><rp id="fhypr"></rp></output></samp>
    <ol id="fhypr"><output id="fhypr"></output></ol>
    <span id="fhypr"><sup id="fhypr"></sup></span>
    <track id="fhypr"><i id="fhypr"></i></track>
  1. <span id="fhypr"></span>
    1. <ol id="fhypr"></ol>
      1. <span id="fhypr"><sup id="fhypr"></sup></span>
      2.       歡迎您來到青島智聯偉業! 收藏本站
      3. 首頁
      4. 培訓基地
      5. 名師名家
      6. 課程模塊
      7. 信息公示
      8. 中心概況
      9. 服務模式
      10. 資料下載
      11. 聯系我們
      12. 分類 中國紅
        培訓動態
           2021村級黨組織書記能...
           “提升電商人才能力 助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-優化營商環境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-基層黨務工作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教育體系系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學黨史、強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高層次人才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非公企業出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-黨史教育和黨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市女干部專...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:

        4006-857-858

        0532-85832820

        智聯偉業(青島培訓中心)

        山東省青島市市南區香港中路12號豐合廣場C座406B

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 中國紅 > 英模事跡
        英模事跡     

        肝膽相照的朋友――魯迅與瞿秋白交往軼事

        作者: 來源: 日期:2019/3/19 15:06:13 屬于:英模事跡

         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,斯世當以同懷視之?!边@是魯迅以清人何瓦琴的聯句,書贈瞿秋白的條幅。魯迅一直將瞿秋白視為肝膽相照、同心同德的朋友和同志。他們相識相交的時間雖然短暫,可是,相互間早已是心儀神往。在瞿秋白最困難的時候,魯迅冒險給予他真誠、無私的幫助,使瞿秋白度過了他一生中“最愜意的”時光。

        同志相稱

        1931年1月,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在上海召開,瞿秋白被解除中央領導職務。會后,他因肺病發作而被中央批準留在上海養病。此時,王明等正咄咄逼人,挑起黨內斗爭。這種無休止的功過是非的糾纏,讓瞿秋白十分厭倦。他在《多余的話》中,毫不掩飾地慶幸自己“從此脫離了政治舞臺”,終于又回到了“‘自己的家’——我所愿意干的俄國文學的研究”。

        在上海,瞿秋白很快便與老友茅盾會面。久別重逢,兩人分外高興,有說不完的話。瞿秋白高興地對茅盾說:“雁冰,我早就想拿起筆寫作,只是一直不得機會?,F在好了,我也可以從事寫作,這是我所樂意做的事情?!?o:p>

        還在離開蘇區時,他就悄悄地向夫人楊之華透露了這樣的心愿,即到上海后,一定要想方設法見到魯迅。他懇切地對茅盾說:“我讀過魯迅的很多文章,很佩服他的人品和文才。唉,只是一直無以謀面,始終引為憾事?!泵┒芎汪斞负苁?,常有往來,他知道瞿秋白的心思,便對瞿秋白說:“秋白,你不用著急,只要有機會,我會引你去見魯迅的?!?o:p>

        5月初,中央機關遭到破壞,瞿秋白來茅盾家避難。這天,左聯黨團書記馮雪峰來到茅盾家。于是,瞿秋白又與馮雪峰結識。他從左聯刊物《前哨》上面讀到魯迅的文章《中國無產階級革命文學和前驅的血》,讀罷連連贊揚道:“寫得好,到底是魯迅?!彼麑︸T雪峰說:“中央已經讓我在上海養病,我很想趁此機會重操舊業,翻譯一些俄國作品。雪峰同志,你可否給我找個安全僻靜的地方?”

        馮雪峰費了一番周折,將瞿秋白夫婦安排到??靛X莊少爺謝澹如家住宿。謝澹如愛好文學,同情革命,其住所比較清靜,居住十分安全。瞿秋白從此和左聯建立了緊密的聯系。

        一天,馮雪峰來到魯迅家,把瞿秋白的情況向魯迅做了通報,魯迅聽后很振奮,他說:“這是個很有才華的青年,他的《莫斯科通訊》,我看過,翻譯的文章耐看好看?!彼€告訴馮雪峰,由瞿秋白來過問左聯的活動,將是一件好事。魯迅從日文版本轉譯過一些蘇俄文藝理論的文章,他早就想直接翻譯俄文版本,并認為瞿秋白可以接受這項工作。他對馮雪峰說:“我們就抓住他!要他從原文多翻譯這類作品!以他的俄文和中文,確是最適宜的了?!?o:p>

        這天,魯迅和馮雪峰談興很濃,主要話題是瞿秋白的文學才華,他說:“何苦(瞿秋白的筆名,作者注)雜文,明白暢曉,一覽無余,真有才華,是真可佩服的。他的論文真是皇皇大論!在國內文藝界,能夠寫這樣論文的,現在還沒有第二人?!?o:p>

        這年秋天,曹靖華從蘇聯給魯迅寄來《鐵流》譯稿。魯迅檢讀譯稿,發現序沒有譯,心中很是不踏實?!惰F流》如果沒有序,那將是一部帶有缺憾的著作。魯迅立即想起瞿秋白,便委托馮雪峰請瞿秋白翻譯。瞿秋白接受序文后,很快便流暢地翻譯出來,署名史鐵兒。魯迅讀后十分滿意,在給曹靖華的信中高度贊揚說:“那譯文直到現在為止,是中國翻譯史上空前的筆了?!彼€在《〈鐵流〉編校后記》中贊賞道:

        沒有木刻的插圖還不要緊,而缺乏一篇好的序文,卻實在覺得有些缺憾。幸而,史鐵兒竟特地為了這譯本而將涅拉陀夫的那篇翻譯出來了,將近二萬言,確是一篇極重要的文字?!?o:p>

        不久,魯迅又將俄羅斯作家盧那察爾斯基《被解放的董吉訶德》(今譯堂吉訶德,作者注)劇本交由瞿秋白,瞿秋白用“易嘉”的筆名將其翻譯出來后,先在《北斗》刊載,后又出單行本,魯迅則補譯《作者傳略》,并在《后記》中,稱贊這篇譯文:“注解詳明,是一部極可信任的本子?!彼€說,在讀過譯本后,“那時我的高興,真是所謂‘不可以言語形容’”。

        魯迅曾將日文版《毀滅》轉譯成中文,并特意讓瞿秋白對照俄文本校讀。瞿秋白校讀后,給魯迅去了封長信,直接以“敬愛的同志”相稱,說:“你譯的《毀滅》出版,當然是中國文藝生活里面的極可紀念的事跡……”他還在信中表述了相見恨晚的樸實感情:

        所有這些話,我都這樣不客氣的(地)說著,這自然是‘沒有禮貌’。但是,我們是這樣親密的人,沒有見面的時候就這樣親密的人。這種感覺,使我對于你說話的時候,和對自己說話一樣,和自己商量一樣。

        魯迅很高興地讀完這封長信,立即給瞿秋白回信,這封信以《論翻譯》為題,發表在《十字街頭》上。魯迅的回信,開頭以“敬愛的J?K同志”(瞿秋白來信時的署名,作者注)相稱,信中說:“看見你那關于翻譯的信以后,使我非常高興?!眱深w息息相通的心越貼越近,他們都急切地盼望著能早日會面。

        風雨同舟

        1932年初夏的一天,瞿秋白由馮雪峰陪同,來到魯迅家。他們的第一次會面,竟如久別重逢的朋友那樣,親切自然,無拘無束,而毫無陌生人之間的那種矜持與尷尬。他們暢所欲言,從政治談到文藝,從理論談到實際,從希臘談到莫斯科,甚至日常生活中的瑣事,也談得津津有味,妙趣橫生。

        不知不覺間,已經到了中午,魯迅特意準備酒菜,兩人邊飲邊談,似乎有著永遠說不完的話,直到夜幕降臨,才依依告別。魯迅的夫人許廣平還在女師大讀書時,就曾聽過剛從蘇聯回來的瞿秋白的講演,此時她所看到的瞿秋白,比以前顯得更老練、更成熟,給她留下了難忘的印象:

        那時是一位英氣勃勃的青年宣傳鼓動員的模樣,而1932年見到的卻是剃光了頭,圓面孔,沉著穩重,表示出深思熟慮、爐火純青了的一位百煉成鋼的戰士,我幾乎認不出他來了。

        第一次見面后,瞿秋白熱切期待著再與魯迅的會面,以繼續他們未盡的話題??墒?,在白色恐怖籠罩下的上海,他們的行動十分不便。9月1日上午,天空下著綿綿細雨,魯迅特意選擇這樣的陰雨天,以擺脫特務的盯梢,他和許廣平帶著小海嬰,來到瞿秋白住處。兩人見面后很少客套,很快便切入主題,討論文字改革和文字發音。瞿秋白對粵語陌生,特意找出幾個字,請許廣平用粵語發音。

        楊之華看他們談興正濃,便悄然退出,到飯館叫了一桌飯菜??墒?,等他們談話告一段落,坐下用餐時,菜已經涼了,而且味道也不好,楊之華感到很不安,魯迅卻全不在意。席間,他和主人談笑風生,十分親熱。

        這以后,魯迅在日記和函件中,常提到瞿秋白的筆名,如“何凝”、“維寧”、“寧華”和“它兄”等。

        楊之華受瞿秋白的鼓勵和影響,寫了短篇小說《豆腐阿姐》,她很想拿給魯迅看看,可又有點害怕。瞿秋白卻不時地催促她:“拿去給大先生看看吧?!宾那锇讜r常以家人的口吻,親切地稱呼魯迅為“大先生”。楊之華不想以自己的習作,去打攪魯迅的工作。瞿秋白則再三勸說道:“不要緊,大先生是很樂于幫助人的,特別是對初學寫作的青年?!睏钪A于是鼓起勇氣,專程將文章送到魯迅處。

        魯迅接過文稿后,便認真閱讀,將稿中錯字一一校正,再用楷體和草體書寫,然后用紙包好送回。

        瞿秋白在上海的這段時間,蔣介石正對中央蘇區實行軍事“圍剿”,國統區內也彌漫著腥風血雨,共產黨人和革命者隨時都有被殺害的危險。在這種危險的環境中,魯迅置身家性命于不顧,將自己的家作為瞿秋白夫婦最可信賴的庇護所。1932年11月下旬至1933年7月,魯迅曾三次接納瞿秋白夫婦,讓他們在自己家安然地避過了危險。

        1932年12月23日深夜,陳云受中央派遣前來魯迅家,負責轉移在此避難的瞿秋白夫婦。陳云后來在回憶文章中說,魯迅將瞿秋白夫婦送至門口,“就向秋白同志說:‘今晚上你平安地到達那里以后,明天叫人告訴我一聲,免得我擔心?!锇淄敬饝?。一會兒,我們三人出了他們的房門下樓去,魯迅和女主人在門口連連說:‘好走,不送了?!斘覀兿掳胫粯翘莸臅r候,我回頭望望,魯迅和女主人還在門口目送我們,看他那副莊嚴而帶著憂愁的臉色上,表現出非常擔心我們安全的神氣?!?o:p>

        瞿秋白在魯迅家避難時,曾將自己年輕時寫的一首詩書贈魯迅:

        雪意凄其心惘然,

        江南舊夢已如煙。

        天寒沽酒長安市,

        猶折梅花伴醉眠。

        這首詩寫于1917年。那時,瞿秋白母親自殺,家境破落,前景堪憂。他在失落、彷徨中寫出的這首詩,帶著沉郁的“頹唐氣息”。時隔15年,歷史的場景雖然有了大的更換,但是,他受排擠、打擊,忍辱負重的心境與15年前十分相似。他將這首詩贈予魯迅,是將自己的心扉向魯迅敞開,是對這位忘年交的充分信任。

        一次,當他用“犬耕”的筆名發表文章時,魯迅不解地問道:“此寓意為何?”

        瞿秋白說:“我不是政治動物,搞政治,無力量可濟。耕田本是用牛的,狗耕田當然就耕不好了。我就是那權當充數的耕田的‘犬’?!?o:p>

        魯迅聽后微微頷首,稍頃,便又叮囑道:“你對我說可以,不要再對別人說了,可能影響不好?!?933年3月,魯迅來瞿秋白的新居看望,帶來堇花一盒,以作喬遷之賀,并將清人何瓦琴的聯句: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斯世當以同懷視之”書寫成條幅相贈。

        經歷風風雨雨的洗禮,坦誠暢懷地交換心跡,他們已相互引為患難知己并世奮斗的同志。瞿秋白分外珍惜和魯迅的友情,以至在身陷囹圄、生死攸關之際,還時時思念這段他一生中“最愜意”的時光。

        愛人以德

        在上海養病期間,瞿秋白和楊之華的生活,全憑中央每月發給的十六七元錢來維持,以他的政治身份,根本不可能謀得固定的職業,在當時的上海,這份微薄的經濟收入,僅等同于一般工人的最低工資,惟能糊口而已,實難調養虛弱的病體。難怪周建人在1932年初秋,和瞿秋白相會于魯迅家,會有如此的驚詫和不安:

        我幾乎認不出秋白了,他已經不是原來那個樣子了。只見他滿臉病容,面目浮腫,氣色和神情都很壞。身上穿著一件長衫,破舊不合身,好像是從舊貨攤上弄來的。

        魯迅有意幫助瞿秋白,讓他翻譯俄國文學作品,以稿酬貼補困窘的生活。瞿秋白是國民黨通緝的共產黨要犯,他的名字是不能見諸書報刊的,只得借助魯迅的影響,以筆名發表文章。1932年11月4日,魯迅在日記中寫道:“晴,以《一天的工作》歸良文公司出版,午后收版稅二百四十,分與文尹六十?!薄兑惶斓墓ぷ鳌肥囚斞阜g的俄羅斯短篇小說集,共收10篇小說,其中有楊之華初譯、瞿秋白校定、以“文尹”筆名翻譯的綏拉摩維支的《一天的工作》和《岔道夫》兩篇。

        阿英對此有過這樣的回憶:

        那時的秋白生活很苦,他趕忙譯了高爾基的四個短篇:《墳場》、《莫爾多姑娘》、《笑話》、《不平常的故事》,想印一本書,換一點稿費。時值合眾書局初創,需要買稿,便由我把他的原稿和魯迅《二心集》的原稿拿去。書店只認得贏利的,不幾天,先把《二心集》的稿費付了,秋白的稿子卻拖著不解決。

        魯迅知道后很生氣,他告訴阿英,秋白的稿子必須買下,“否則他的《二心集》要拿走”。這樣,“幾經交涉,總算‘開恩’,抽買了一篇《不平常的故事》,把其余三篇退回”。稿酬也較高,“出千字3元”。

        次年2月16日,英國大文豪肖伯納來到上海,盡管他在上海只停留半天,卻已給媒體炒作得沸沸揚揚。肖伯納途經香港時,在發表的演講中,顯露出反戰和同情社會主義的傾向。于是,神經過敏的記者們,或褒或貶,毀譽不一,一時間,肖伯納成為輿論的熱點。魯迅和瞿秋白都想把這些文章集輯成冊,編成一本書,以紀念中國文壇上的這件大事。他們很快投入工作,先由許廣平到四川北路的報攤上,將相關的文章全部搜羅來,然后又和楊之華共同剪貼,再由魯迅和瞿秋白編輯,署名樂雯,魯迅作序,瞿秋白寫卷頭語,由野草書屋出版,書名為《肖伯納在上?!?。

        魯迅知道瞿秋白不愿意接受饋贈,便有意幫助他,讓他以賣文所得,來彌補經濟生活的貧乏?!缎げ{在上?!返某霭?,便是屬于這種情況。

        這年3月至10月,瞿秋白有過一段較為安定的生活。他抓緊時間,寫了一些精美的雜文:《王道詩話》(3月5日)、《伸冤》(3月7日)、《曲的解放》(3月9日)、《迎頭經》(3月14日)、《出賣靈魂的秘訣》(3月22日)、《最藝術的國家》(3月30日)、《〈子夜〉和國貨車》(3月)、《關于女人》(4月11日)、《真假董吉訶德》(4月11日)、《內外》(4月11日)、《透底》(4月11日)、《大觀園的人才》(4月24日)、《兒時》(9月28日)、《中國文和中國人》(10月25日)等。

        許廣平在回憶文章中說:

        這些文章,大抵是秋白同志這樣創造的:在他和魯迅見面的時候,就把他想到的腹稿講出來,經過兩人交換意見,有時修改補充或變換內容,然后由他執筆寫出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魯迅看后,每每無限驚嘆于他的文情并茂的新作是那么精美絕倫。

        這些雜文,大多以魯迅的筆名,在《申報》副刊《自由談》等欄目發表。后來,魯迅在編輯自己的雜文集時,曾分別將其中的十多篇雜文收入《偽自由書》、《南腔北調集》和《準風月談》中。

        瞿秋白在與魯迅的交往中,親身體驗到這位文化巨匠的精神魅力,一種歷史責任感驅使他要編選魯迅的雜文選集,并全面、準確地介紹、評價魯迅。他在征得魯迅的同意后,排除所有干擾,專心致志地開始閱讀和寫作。白天,他躺在床上閱讀魯迅的作品;夜深人靜時,便一人伏在一張小方桌上,不停地寫著,一直寫到天明。他把寫好的序言拿給魯迅看,魯迅看后感激地對他說:“你的寫作環境可比我壞得多?!?o:p>

        瞿秋白的這篇《〈魯迅雜感選集〉序言》,長達1.7萬字,第一次全面、正確地評價魯迅和他的雜文,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具有經典意義。序言說:

        魯迅在最近15年來,斷斷續續地寫過許多論文和雜感,尤其是雜感來得多。于是有人給他起了一個綽號,叫做“雜感專家”?!皩!痹凇半s”里者,顯然含有鄙視的意思??墒?,正因為一些蚊子蒼蠅討厭他的雜感,這種文體就證明了自己的戰斗的意義。

        他在結束這篇序言時說:“我們不過為著文藝戰線的新的任務,特別指出雜感的價值和魯迅在思想斗爭史上的重要地位,我們應當向他學習,我們應當同著他前進?!薄遏斞鸽s感選集》由魯迅交北新書局李小峰,以上海青光書局的名義出版發行。

        不久,瞿秋白又因為安全問題搬到魯迅家避難??粗那锇浊羼成n白的臉,魯迅心中泛起陣陣凄楚,他希望盡其所能幫助瞿秋白。在當天的日記中,魯迅寫道:“晴,熱。午后大雷雨一陣。下午收良友圖書公司版稅二百四十元,分付文尹、靖華各卅。以《選集》編輯費二百付凝冰?!边@里的靖華即曹靖華,文尹和凝冰則是楊之華和瞿秋白的筆名。這里的“《選集》編輯費二百”,便是魯迅付予瞿秋白的《魯迅雜感選集》的編輯費,以幫助他們夫婦度過生活的難關。3年后,魯迅在致曹靖華信時,還說及此事:

        我的選集,實系出于它兄(即瞿秋白,作者注)之手,序也是他作,因為那時他寓滬缺錢用,弄出來賣幾個錢的。

        殊深軫念

        1934年新年伊始,瞿秋白奉命赴江西瑞金。臨行前,他向魯迅辭行。這天晚上,他們徹夜長談,一直到第二天晚上,瞿秋白才回家。瞿秋白滿面笑容地告訴楊之華:“要見的都見到了,要說的話也說了。大先生和許廣平身體都好,小海嬰也很可愛?!?o:p>

        他是不太情愿離開魯迅,離開上海,離開他所稱之為“家”的文學藝術的閱讀和寫作的。在他的《多余的話》中,可以約略地揣摩出其難舍難分的心情:“1934年1月,為著在上海養病的不可能,又跑到瑞金——到瑞金已是二月五日了——擔任了人民委員的清閑職務?!?o:p>

        魯迅一直擔憂瞿秋白的安全和健康。他對留在上海的楊之華說:“像秋白那樣的身體,怎么可久居在那里呢?如果他留在上海,對于全國文化上的貢獻一定不少。像他那樣的人不可多得,他是一個少說話多做事的青年?!?o:p>

        魯迅從報上讀到紅軍長征的消息時,又牽掛起瞿秋白的健康狀況,他致信曹靖華說:“它嫂平安,維它兄仆仆道途,不知身體如何耳?!薄八?、“維它”是瞿秋白的常用筆名。

        其實,瞿秋白并沒有獲準參加長征,而被留在江西,以孱弱的病體,與國民黨軍隊周旋。1935年2月24日,瞿秋白被捕,在真實身份尚未暴露的情況下,立即給在上海的親友去信。在他給魯迅的信中說:“我在北京和你有一杯之交,分別多年沒通消息,不知你的身體怎樣,我有病在家住了幾年,沒有上學。二年前,我進同濟醫科大學讀了半年,病又發了,到福建上杭養病,被紅軍俘虜,問我做什么,我說并無擅長,只在醫科大學讀了半年,對醫學一知半解。以后,他們決定我做軍醫?,F在被國民黨逮捕了,你是知道我的,我并不是共產黨員,如有人證明我不是共產黨員,有殷實的鋪保,可以釋放我?!毙拍┦鹈傲制湎椤?。

        顯然,他在編造假履歷,并將此告訴親友,以誆騙敵人。接著,他又以“林其祥”的假名,給周建人去信說,天氣冷了,獄中衣被單薄,很冷,需要一些衣服和錢,并且再次提出在上海如有殷實的鋪保,他是可以釋放的。魯迅讀到這封信,心中尤為焦慮,立即通過楊之華給瞿秋白寄去50元。

        魯迅的錢和楊之華改制的兩條褲子,剛剛從郵局寄出,報紙便公開登載瞿秋白被捕的消息。瞿秋白的身份暴露了,他的處境已經非常危險。魯迅心急如焚,曾和陳望道相商,發起一個公開的營救活動,后來由于諸種原因而未能實現。魯迅只得通過蔡元培,力圖在國民黨上層營救。魯迅為瞿秋白的被俘及其將面臨之結局,無比痛惜。5月17日,他在給胡風的信中說:“那消息是萬分的確了,真是可惜得很?!辈欢嗳?,他又函告曹靖華:

        它事極確,上月弟曾得確信,然何能為。這在文化上的損失,真是無可比喻。許君已南來,詳情或當托其面談。

        這里的許君,便是魯迅的好友許壽裳,時任蔡元培的秘書。魯迅從他那里獲悉,在蔣介石召集的一次會議上,曾專門討論瞿秋白的問題,蔡元培提出在中國,像瞿秋白這樣有才氣的文學家實為少有,應網開一面,不宜濫殺。但是,卻遭到戴季陶等的堅決反對。瞿秋白是必死無疑了,魯迅深深悲痛,他在瞿秋白就義前7天,給曹靖華的信中說:“它兄的事,是已經結束了,此時還有何話可說?!?o:p>

        魯迅特別贊揚瞿秋白的俄文翻譯才華,瞿秋白被害后,他在致蕭軍的信中無比惋惜地說:

        中國人先在自己把好人殺完,秋即其一。肖參是他用過的筆名,此外還很多。他有一本《高爾基短篇小說集》在生活書店出版,后來被禁止了?!形亩砦亩己?,像他那樣的,我看中國現在少有。

        他拿瞿秋白的俄文水平相比,甚至不滿意自己所譯的果戈理的長篇小說《死魂靈》。他告訴蕭軍:

        《死魂靈》的原作,一定比譯文好,就是德文譯,也比中文譯好,有些形容詞之類,我還安排不好,只好略去,不過比兩種日本譯本卻較好,錯誤也較少。瞿要不死,譯這種書是極相宜的,即此一端,即足判殺人者為罪大惡極。

        瞿秋白就義后,魯迅的心情是憤激而冷靜的。他告訴曹靖華:“中國事實早在意中,熱心人或殺或囚,早替他們收拾了,和宋明之末極像。但我以為哭是無益的,只好仍是有一分力,盡一分力,不必一時特別憤激,事后又悠悠然?!?o:p>

        魯迅從憤激中奮起,做實實在在的工作,全力編輯亡友的譯文,并囑托內山書店將書稿寄到日本,印成兩冊精美的《海上述林》。他以為這是對瞿秋白的最好的紀念,“倘其生存,見之當亦高興,而今竟已歸土,哀哉”。

        瞿秋白被捕后,魯迅便與茅盾、鄭振鐸等相商,籌劃為瞿秋白出本書。瞿秋白犧牲后,魯迅也已是體弱多病、形銷骨立了。但他硬是抱病忍痛,殫精竭慮,負責編輯、校對、成書的全過程?!逗I鲜隽帧飞蟽猿霭鏁r,魯迅對這本書十分滿意,他說:“那第一本的裝訂樣子已送來,重磅紙;皮脊太‘古典的’一點,平裝是天鵝絨面,殊漂亮也?!彼€急于想看到《海上述林》下冊。因此,他拜托茅盾與出版商聯系,“于便中或專函向能拿主意的人一催,從速結束,我也算了卻一事,比較的覺得輕松也”。魯迅為《海上述林》所寫的廣告說:

        作者系大作家,譯者又是名手,信而且達,并世無兩……足以益人,足以傳世。

        《海上述林》出版時,署名“諸夏懷霜社”,“諸夏”即是中國,“霜”為秋白的原名,“諸夏懷霜”寓意為中國人民永遠懷念瞿秋白?!凹埬鼔塾诮鹗?,《海上述林》作為魯迅和瞿秋白的真摯友誼的見證,永載于中國的文化史冊,因為,它是“對于先驅者的愛的大纛,也是對于摧殘者的憎的豐碑”。

            返回頂部↑
        地址:青島市香港中路12號?豐合廣場C座406B 版權所有:智聯偉業 技術支持:商企在線
        備案號: 魯ICP備10019386號-1
        ? 国产午夜福利_中文字幕完无码整视频_日韩动漫一区二区三区_91麻豆国产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