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amp id="fhypr"><output id="fhypr"><rp id="fhypr"></rp></output></samp>
    <ol id="fhypr"><output id="fhypr"></output></ol>
    <span id="fhypr"><sup id="fhypr"></sup></span>
    <track id="fhypr"><i id="fhypr"></i></track>
  1. <span id="fhypr"></span>
    1. <ol id="fhypr"></ol>
      1. <span id="fhypr"><sup id="fhypr"></sup></span>
      2.       歡迎您來到青島智聯偉業! 收藏本站
      3. 首頁
      4. 培訓基地
      5. 名師名家
      6. 課程模塊
      7. 信息公示
      8. 中心概況
      9. 服務模式
      10. 資料下載
      11. 聯系我們
      12. 分類 中國紅
        培訓動態
           2021村級黨組織書記能...
           “提升電商人才能力 助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-優化營商環境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-基層黨務工作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教育體系系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學黨史、強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高層次人才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非公企業出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-黨史教育和黨...
           智聯偉業—市女干部專...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全國免費服務電話:

        4006-857-858

        0532-85832820

        智聯偉業(青島培訓中心)

        山東省青島市市南區香港中路12號豐合廣場C座406B

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 >  中國紅 > 英模事跡
        英模事跡     

        “半生獨臂,一身許國”——訪問彭清云談及十位斷臂

        作者: 來源:本站原創 日期:2018/6/29 11:05:51 屬于:英模事跡

        1978年至1979年間,“文化大革命”后恢復重建的政治學院的領導,為了獲得更多的建校經驗,安排筆者搜集整理羅榮桓創辦政治學院的資料。因為筆者對原政治學院的情況一無所知,便按照領導的指點,走訪了十幾位羅帥的老部下和原政治學院的老領導。其中,在走訪彭清云將軍時,進入他的房間,他用左手同我握手,右邊的袖管是空著垂在身邊的,這讓筆者產生了好奇。在談完羅帥創辦政治學院的事后,應筆者的提問,他講了自己斷臂的往事,也講了自己所追求的那種精神。

        在抗日烽火中斷臂

        那是在抗日烽火中。1938年10月,彭清云所在的八路軍三五九旅得到消息,日軍一名高級將領,將由張家口經廣靈到靈丘前線督戰,旅部決定在邵家莊打個伏擊,消滅敵人這個督戰團。旅長王震令七一九團一營教導員彭清云為突擊隊長,率七一九團一營及七一七團九連擔任伏擊任務。

        情報是準確的。日軍準時進入了八路軍的伏擊圈

        說到“伏擊圈”時,老將軍用左手畫了個半圓。筆者理解他,本來他是應該用兩只手畫一個完整的圓形的,但他已經做不到了,永遠做不到了。

        敵人進入了伏擊圈。

        老將軍喝了一口茶,杯子沒有放下,就接著說:我一喊,部隊就打,火力很猛,一下子把敵人壓住了。日軍搞清方向后,就開始反撲。

        老將軍的左手把杯子舉得很高,說:他反撲,我們不怕,我們是居高臨下,有優勢。他把杯子放下,接著說,最討厭的是他們有一挺機槍,壓得我們抬不起頭來,不能發揮火力。

        說到這,他兩眼看著筆者,非常堅定、非常自信地說:一定搞掉它。

        將軍說:我帶著幾個人,繞路過去。他又用左手畫了個半圓,接下去說:就在接近那挺機槍時,被他們發現了,跟著一排子彈打了過來,我們趕緊隱蔽,戰士們倒沒事,一發子彈打到我這兒。他說著,用左手抓住空袖管的肘關節部位讓筆者看,然后,他把空袖管舉到筆者眼前,抖了抖,說:血,流血了,衣服都濕透了。

        他停了一下,然后,情不自禁地笑了笑,對筆者說:有的文章說我“全然不顧”“忍著傷痛”……他說:那種情況,我能顧得了嗎?我不忍著又能怎樣呢?沒有辦法呀,戰士們都看著你呀!我要是退下來,就意味著失??!

        說到這,他好像想起了什么,表情毫無變化地停在那兒。

        片刻,他又整理一下思緒,對筆者說:我就忍著,死拼,組織幾個戰士把那個機槍手打掉了。敵人的火力被壓下去,我們就往前沖,把他們的陣地搞掉,他們那個指揮官也被我們擊中了。

        說到這里,他的表情輕松,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暢快。接著他又說:當時不知道是什么官。事后得知,是日軍的中將,是什么第二旅團的旅團長,叫什么——常岡寬治。他說,這都是后來才搞清楚的。

        戰斗結束,彭清云和其他傷員一起,被送到三五九旅設在深山里的后方醫院。

        彭清云將軍說:送到醫院,我的心踏實了許多??墒?,當時也沒什么治療條件,醫生看了看,護士把紗布用鹽水泡泡,把傷口洗了洗,擦上點紅藥水,就完了,說觀察觀察。他說,觀察到第三天,不好了,右臂腫了起來;又過幾天,傷口開始爛啦,血呀,水呀,紅紅的,直往外流。怎么辦,醫生用了止血的辦法,更壞了,血流不通了,皮膚青一塊紫一塊的,出現了肌肉壞死的問題。他說,這時候,我就支撐不住了,一陣一陣昏迷。醫生一看,不行了,趕緊往上報。王震旅長知道了,說:要搶救,調白求恩大夫去搶救。當時,白求恩大夫正在前線。這也是我的福吧。

        白求恩的血液流到了他的全身

        白求恩接到彭清云傷情惡化的報告,沿著崎嶇的山路,飛馬趕了過來。他給昏迷中的彭清云檢查傷口后,先是縫合損傷的血管頭,作保住手臂的治療。誰知,連續縫合四次,四次都失敗了,遂決定截肢。

        截肢手術又是一波三折。彭老將軍說:要截肢,又沒有截肢的鋸子,白求恩大夫找來一把日本人的鋸子,是工兵用的,我們繳獲的。他讓人改造了一下,消消毒,就開始鋸。他說,白求恩這個人哪,心很細,完全是為病人著想,開始截的地方,位置放在傷口上面一點,還留了一截手臂。他又把他那個空袖管拉起來,比畫了一下。然后說,他的用意是想讓我以后工作和生活方便些。

        老將軍接下去說,白求恩大夫先從肘關節以上位置鋸,可鋸開之后發現肌肉壞死了,不能存活;又往上移,又往上移……他還是用左手在空袖管上比畫著。鋸完第二次,又鋸第三次,都因肌肉腐爛失敗了。他說,第四次已經是這里。他把左手扶在了右肩肩頭下方,就是腋窩處。他說,這次要是不成功,我的命就完了。

        截肢手術從上午10點一直持續到下午4點,我一陣昏迷一陣清醒,最后一次終于成功了!

        彭老將軍說到這兒停了一下,好像就在手術臺上一樣。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喝了一口水,看看筆者,又說:截完肢了,你說怎么樣啊,問題又來了。他說:手術失血太多,我挺不住了,又昏過去了,這可怎么辦呀!白求恩大夫說,要輸血。

        輸血也不順利,盡管醫護人員們都爭著獻血,但誰的血型合適也搞不清!時間緊迫,白求恩說:我是O型血,輸我的吧。

        就這樣,白求恩的血流進了彭清云的血管里,流到了他的全身,隨著歲月的延伸,一直流淌著,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        彭老將軍說到這兒,很激動,說:是他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呀,這個人真好??!正像毛主席說的,“一個外國人,毫無利己的動機”,真是這樣??;毛主席說“每一個中國共產黨員都要學習這種精神”,說得真對呀,我們真應該好好學習他呀。

        筆者發現彭老將軍對毛主席《紀念白求恩》這篇文章很熟,引用段落幾乎一字不差,就說:彭老,你對《紀念白求恩》背得很熟呀。他看看筆者,說:這還用背嗎,是我親身經歷呀,毛主席說的,完全是我的親身感受,我看過,就記住了。不像你們,不去背,就記不??;記住了,還不一定懂。筆者很贊成他的話,會心地點了點頭。他看筆者贊成他的說法,又加重語氣說:你說是這樣吧,???

        輸血后,白求恩又在彭清云身邊守了整整一夜,指導醫護人員為他按時換藥。這些事是后來醫護人員告訴他的。彭清云談話間,不時流露出對醫護人員,特別是對白求恩大夫的感激和崇敬之情。其實,當時白求恩也一樣,他聽說彭清云是擊傷日軍中將的功臣時,對彭清云也懷有極大的敬意。

        彭老將軍斷斷續續講完這段經歷之后,筆者問他:當時或者以后,對于失去右臂你有沒有失落感什么的?他看看筆者,平淡中透著堅定的語氣,說:失落什么,革命嘛!我失去一只不是還有一只嗎?那些犧牲了的戰友,還有什么呢!除了他們寶貴的犧牲精神,什么也沒有。這平淡的話語,卻給了筆者思想上一個很大的沖擊!

        談及十位斷臂將軍

        在筆者訪問彭清云將軍時,并不知道在當時現役高級將領中還有斷臂的。筆者帶著好奇又問他:像你這種情況一直留在軍中的不多吧?他擺擺左手說:不,不是。接著他就一個一個地數了起來:有彭紹輝、賀炳炎、余秋里、晏福生。他說完這幾位上將、中將的名字之后,停住了。停了一會兒,他笑瞇瞇地看著筆者,又補充一句:授將軍軍銜的至少有十位。

        說完這句話,他仰著頭,眼睛注視著天花板某個地方,像是對筆者說,又像是自言自語:我軍第一位獨臂將軍是彭紹輝上將。彭紹輝,是在中央蘇區第四次反“圍剿”作戰中失去左臂的。當時由于藥品匱乏,三次手術都反復感染,沒能治愈彈傷,只好截肢保住性命。這年他27歲。

        這些斷臂將軍,每個人的英雄業績都是可歌可泣的故事,都可以寫一部讓后人感動的長篇巨著。

        晏福生中將,是1936年秋天,同國民黨胡宗南部隊的一次作戰中,敵機轟炸時被炸掉右臂的。陳波少將,是在抗日戰爭中試驗滾雷時,滾雷突然爆炸炸斷了他的右臂,兩條腿也殘廢了。童炎生和廖政國兩位少將有著相似的遭遇,都是為弄清繳獲日軍的手榴彈的性能和構造,手榴彈在手中爆炸,被炸斷右臂的。蘇魯少將,是在解放太原戰役中,指揮突擊排突擊時,戰友在沖擊時踩響敵陣地前沿的連環雷,使他失去了右臂。被稱為“獨臂秀才”的左齊少將,是1937年冬在一次伏擊日軍運輸隊的戰斗中失去了右臂,但他沒有沮喪,用左手寫下了這樣的詩句:大地穿上云的衣衫/潔白美麗的母親啊/請不要傷心/你又添了一個斷臂的兒男……

        最具有傳奇色彩的是獨臂悍將賀炳炎上將和余秋里中將的故事。

        賀炳炎是用菜刀在戰場上殺出威風的,成為賀龍的愛將,22歲便出任紅五師師長。在長征途中的一次戰役中,賀炳炎的右臂被炸碎。衛生員沖過來要給他包扎,他說:包扎什么,前面正在死人!說完,便繼續指揮戰斗。從戰場下來時,他的右臂只有一點皮連著血肉模糊的手,掛在肩膀上,像掛在絲瓜架上的絲瓜,悠悠蕩蕩的。醫生看后,二話沒說,決定立即截肢。但沒有手術器械,便從老鄉家里找來一把鋸木頭的鋸子,手術就是用它來完成的。當時沒有麻藥,兩個多小時的手術,他幾次昏死又幾次醒來,硬是堅持了下來。做完手術,賀龍到病床前去看他,安慰他后,揀了幾塊賀炳炎手術鋸下來的骨頭渣子包在手帕里,帶走了,作為紀念。后來,在戰斗動員時,有機會賀龍就拿出來給大家看,用以鼓舞士氣。賀炳炎驍勇善戰,曾11次負傷,人稱他為“獨臂悍將”。

        在賀炳炎斷臂3個月后,1936年3月余秋里左臂負傷,由于當時醫療條件太差,加上連續行軍作戰,只經簡單包扎的傷臂得不到有效治療,傷口潰爛、化膿、生蛆,就這樣拖了半年。到1936年9月,余秋里的左手已腫脹壞死,再不手術就有生命危險。手術條件同賀炳炎那時一樣沒什么改變,也是從老百姓家找來鋸條鋸的。

        有一個傳奇的故事,曾在軍中流傳??谷諔馉幤陂g,余秋里與賀炳炎這兩位獨臂將軍,被安排在同一個部隊,分別任八路軍獨立第三支隊政治委員和司令員,敵人一聽到兩位獨臂將軍的名字就膽戰心驚。因時間太晚,筆者同彭清云將軍的談話停了下來。當筆者向他道別時,他同筆者相約以后再談??墒且粍e10多年過去,直到1995年他去世,筆者再沒能坐在他的面前。

        今天,這些“半生獨臂,一身許國”的將軍,都已帶著他們的輝煌離開了我們,但他們留給我們的是敬佩、感動、震撼!他們的思想境界,一直位居人民軍隊精神領域的高峰,這種精神,給共和國書寫了神奇!

            返回頂部↑
        地址:青島市香港中路12號?豐合廣場C座406B 版權所有:智聯偉業 技術支持:商企在線
        備案號: 魯ICP備10019386號-1
        ? 国产午夜福利_中文字幕完无码整视频_日韩动漫一区二区三区_91麻豆国产在线观看